观点:申办世界杯不能里皮宣 历史决策由高层决定

里皮

  稿件来源:广州未赢够  公众号 

  中超落幕,中国足球的核心话题,又接力到了国足身上。

  11月16日,随着秘鲁最后时刻淘汰新西兰,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全部32强也就此产生。这样的日子,与中国足球无关,但世界杯话题,又怎么能和中国没有关系?

  于是,《成都商报》的一篇里皮专访,瞬间引发全网高潮。面对意大利记者利卡里,里皮主动直言:中国足协正在着手申办2030年世界杯!

  谁都知道,当今中国足坛,里皮可谓一言九鼎。亿万球迷可能已经不知道足协话事人是谁,但都知道只有银狐能救中国足球。

  然而,尴尬的是,就在这篇文章疯传几小时后,中国足协新闻办迅速在官方微博进行了辟谣。短短一百余字的声明中,直指该文为“加工处理、混淆视听”,并重复强调此类消息为“媒体演绎”,可谓丝毫不留情面。

  无独有偶,就在半年前,足协新闻办其实已经就申办世界杯辟谣过一次。当时有媒体曝出“足协已写报告申办2034年世界杯”,同样在消息传播后不久,被官方辟谣。

  半年两度辟谣,让不少人意兴阑珊,但从新闻办的两次措辞中不难发现,中国有意申办世界杯,这个基本点并无问题。唯一的疑问,是尚未确定究竟申办哪一届合适。

  凭什么里皮来宣布?

  申办世界杯,与申办奥运会,在当今世界,都是国家层面的战略级大事。这样的重大信息披露工作,显然不可能由一位教练完成,即便这个教练的名字是里皮。

  去年与中国足协签约,里皮是以中国足球救星的身份驾临的。他当然被赋予了组建球队、管理国足、乃至一统中国各级国字号体系的至高权力。尽全力完成2018届12强赛是他的短期工作,更新换代冲击2022届是他的长期使命,至于更长远的未来,我相信蔡振华们会跟他表态说,中国计划申办世界杯。

  里皮能做的很多,绝大部分做的也不错,比如带领国足6战拿了11分,成为12强赛后半程的抢分之王。但在权力不受限制时,里皮还是又忍不住越界了。比如在国足发布会上公开替张稀哲申请减刑,这种挑战纪律委员会处罚的言论,如果换做中超主帅,恐怕难逃追罚。而这一次,由里皮来“宣布”中国申办2030年世界杯,就更不合理了。

  里皮可以抢很多功,但这个,他不能抢。

  中国申办世界杯史话

  据有迹可循的资料显示,中国最早一次想到申办世界杯,几乎是与申办奥运会同步。当时最理想的目标,是同时拿下2000年奥运会,和2002年世界杯。

  后面的故事,大家都知道了,93年我们痛失奥运会主办权,而申办世界杯则只停留在了想法层面,眼看着日韩联合举办了亚洲的第一次世界杯。

  2003年,中国足协香河会议,会上提出了中国足球发展十年纲领,里面明确提出了申办2018年世界杯的长期规划。

  后面的故事,大家还是很清楚,在最需要积极筹备申办事宜,联络各路上下走动时,偏偏遇上了中国足球最黑暗的岁月。谢亚龙、南勇、杨一民等足协高层先后在金钱面前迷失,中国各级国字号球队一败涂地,哪还有精力去提申办世界杯这样的宏伟目标。

  直到反赌扫黑之后,新官上任的韦迪,才开始重新拨乱反正,力求为中国足球办件大事。2010年夏天,韦迪公开提出了申办2026年世界杯的目标,此举不仅在国内饱受好评,时任国际足联高层也给予了肯定。当时韦迪甚至亲自前往南非考察世界杯,得出了“一国足球水平和联赛水平,与申办世界杯并没有太大关系”的结论。

  但韦迪没考虑到的是,当时亚洲多国代表正在积极申办2022年世界杯,在各大洲轮流举办的大原则下,中国提出申办2026,等于就是拖亚洲兄弟们申办2022的后腿。而时任亚足联主席哈曼也明确告诉韦迪,他并非不支持中国申办,但亚洲足球整体押宝是在2022年。

  2010年底,国际足联同时投出了两届举办地,俄罗斯拿到了2018主办权,卡塔尔代表亚洲爆冷赢得了2022年。除了英美双雄暴怒之外,中国足协也黯然神伤,一度在网络爆炒的申办2026世界杯,也逐渐偃旗息鼓,无疾而终。

  2013年初,韦迪离任中国足协,结束了一个短暂却高光的过渡时代。

  我们究竟适合哪一届?

  这几年,国际足坛、亚洲足坛和中国足坛,风起云涌。

  布拉特和普拉蒂尼都因丑闻下台,足坛双巨头的倒下,引发了至今未能完全终止的剧烈震荡。

  而在下台之前,布拉特也完成了一次重要修正,那就是把世界杯主办国的选举方式,由24名FIFA执委小规模决定,扩大到了208个会员国集体投票。此举显然意在反腐,曾经“只需要公关13名执委”,变成了需要走遍世界公关一百多个国家,显然成本太高,没人能够做到。

  当然,我们相信,如果中国正式提出申办世界杯,会本着公正公平公开的方式参与竞争,严格遵守申办流程,以及国际足联的现有规则。

  如果按照FIFA原规则,同一大洲必须时隔2届再度申办,那么2030年世界杯肯定与中国无缘。但随着近来FIFA加入了“视情况而定”的弹性条款,让中国申办2030年世界杯具备了理论可能。在2026年世界杯极有可能归属北美洲的情况下,如果短期内没有符合各项标准的南美国家站出来,拥有强大办赛能力的中国显然有望成为最大热门。

  1930年,第一届世界杯在乌拉圭开打,百年之后,让世界杯重回乌拉圭,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最大心愿。不过,情怀很多时候也不一定管用,比如雅典也曾期待2000年奥运会重回现代奥运发祥地,但最后却是悉尼赢得了这场千禧年之战。

  而且,我们必须要注意到,如果由本届体育总局、足协来负责申办世界杯工作,那么只有申办2030年世界杯,才是任期内可完成的目标。如果申办2034年世界杯,那揭晓之日还在10年之后,不仅各项工作交接极为繁重,而且也很难避免意外发生。此外,中国企业万达在2016年与FIFA签下的4届世界杯长约,截止日也是2030年世界杯,在拥有本国顶级赞助商加持的条件下申办乃至举办,显然是更有利的选择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hewebwoman.com